腐向。头像来自默犬太太。

【全职叶黄】叶莺与剑(中)

•大概是不说就一点也看不出来的中世纪骑士paro

•逆年龄差的两人

•安定的OOC以及反科学

•伞哥没死★

上篇走叶莺与剑(上)

--------------------------------------------------------------

第一次见面就聊到了谈心的深度,谈话对象还不是人而是只鸟——好吧,看在那家伙以前是人的份上,姑且称他为鸟人好了——叶修事后回想起来,都觉得那天的自己一定是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

然而不可否认的,黄少天虽然话很多,但大部分都挺能说到点子上。说实话,叶修那天听他在没人搭理的情况下自己叽里咕噜分析出一堆东西,重点精确条理清晰,心里其实相当惊讶。要不是看黄少天实在不像别有居心的样子,他都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王都那边派来的了。

这个小小的插曲没能对他的生活造成多大的影响,他照样该干嘛干嘛,按部就班的着手实施着自己的计划。只是偶尔会在空闲的时候去那片树林看看,并且总能轻轻松松的在老地方找到黄少天。

[下午好啊那谁!对了上次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哎,叶修你今天来得挺早嘛。]

[来了啊……哎哟怎么你一来就下雨了,快快快我认识个山洞跟我过去避一避!]

[叶修叶修你来得正好,我给你看个东西……]

一来二去,两人逐渐熟络起来。黄少天这种性格其实相当好相处,不管你说什么都有话接,既开朗又大大咧咧的,除了话多基本上找不出别的缺点。特别是他那双眼睛,纯粹,直接,藏不太住心思,一看就知道是能够放心深交的那类人。

对于年少时接触过太多政治上的阴暗面的叶修来说,黄少天这个人——哦不,这只鸟——还挺有趣的。说话爽快,不笑里藏刀,被自己一句话撩到炸毛时的样子也挺可爱。跟他相处起来很舒服,甚至有可能是自己认识的所有人里面最合拍的一个——这一点叶修本人倒是还没什么自觉。

日子一天天过去,等叶修意识到他已经从原本半个月一来的频率发展到五六天一来再发展到几乎每天都来时,他不禁有些困惑了。

天天跑得那么勤快,自己图这只话痨鸟什么呢?明明那家伙第一次见面时许下的承诺他也没太当真,明明觉得黄少天太吵想把他嘴堵上的次数也不算少……就这样还有空没空,没空就挤点空出来往那儿跑,果然是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吧?

到底还是没想明白,心里隐隐约约存了点感觉,却又模糊的很,潜意识里觉得这可能是件比学剑术和骑术更麻烦的事。

一个普通的下午,叶修跟好友苏沐秋在他家里商量事情,他妹妹苏沐橙坐在一边跟猫玩。在叶修看时间不早想起身告辞的时候,小姑娘冷不丁撅着嘴说了一句 [叶修哥你最近怎么老走那么早啊,连饭都不跟我们一起吃了。]

[叶修要干正经事啊,哪能整天陪着你玩。]苏沐秋笑笑,摸了摸妹妹的头发,转头看向叶修 [重新回到嘉世挺忙的吧,本来我就觉得那边应该让我去,你个混蛋这下可是自讨苦吃了。]

[说的好像你打点联络外人很轻松一样,可别一不小心被大主教给抓了。]叶修也笑着站起来,从墙上取下剑挂回腰间 [我走了——沐橙别生气,哥下次给你带糖泥糕来。]

苏沐橙一阵欢呼,苏沐秋摇摇头,面带无奈 [你这哥哥倒是当得比我还称职……]

关上屋门,叶修看天色有点暗了,直接往那片森林走去,边走边思忖着要不要把碰到黄少天的事告诉苏家兄妹。刚才好友的话听着实在让人有点心虚,他忙倒是挺忙,不过忙的也不完全是正经事。

走到森林里那棵熟悉的树下,他绕着树转了一圈,喊了两声“少天”,却出人意料的没得到回应。叶修挑了挑眉,突然生出些许不好的预感——他能够相信并且接受黄少天的故事,但不代表所有人都能。一只会说话的夜莺,要是被外人发现,怎么想都会被当作妖物架上火刑台,甚至是以肃清之名挖出内脏用巫术封存。

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曾在嘉世见过的那些画面,焦黑的尸体和黄少天的模样在他眼前穿插交错,叶修握剑的手不自觉的一紧,打算回嘉世去打听一下有没有坏消息,却在转身的瞬间撞上了一个人。

对方“哎哟”一声后退几步,叶修看清是一个身量跟他差不多高的棕发青年,俯身鞠了一躬 [抱歉,请问你在来的路上有没有见到一个或者许多人带着一只黄色的夜莺离开?]

[哎,还真有,你找他干嘛?]青年笑嘻嘻的看他一眼,叶修突然觉得他的声音有点耳熟,愣了一会儿,才不太确定的问 [……少天?]

这也太特么灵异了,才一天没见就老母鸡变鸭,小夜莺变人?

青年摸摸自己的下巴 [你怎么这么快就认出来了,我觉得我现在这张脸跟做夜莺时差别挺大的呀。不是我吹,想当年本剑圣被女王赐封那会儿好多没嫁人的贵族小姐专门跑来蓝雨看我。我们团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正式团员里一个女性也没有,那些小姐们一来真是带来了无限活力,连当时一个整天喊着压力大压力大的家伙都充满干劲了……]

如果说叶修前面还有两分不信,听完他这么一大长串发散性极强的回忆之后也已经一点疑虑都不剩了。除了黄少天,还有谁能一气呵成的说这么多个字都不带喘口气的?他松了口气,笑道 [认你多方便啊,都不用看脸,直接听人群里最吵最烦的那个就行了。]

[滚滚滚,真是不能指望从你嘴里听到什么好话……]黄少天骂到一半,突然觉得额头上一湿,仰起头,瞬间就被倾盆而下的大雨淋了满脸。

哗—————

[见鬼,居然又下雨了,最近怎么你一来就老下雨?]

[别胡扯,跟我有什么关系,肯定是因为老天爷想用雨声来掩盖你喋喋不休的说话声好吗。]

[放屁!是想用雨幕遮住你这张看着就欠打的脸才对吧!]

两人一边嘴炮一边往上次避雨的那个山洞跑,黄少天在前面带路,叶修在后面看着他被水浸透勾勒出身形的衬衣,回忆起上次避雨时黄少天还是能够塞进怀里小小的的毛绒绒的一团,居然感到有些遗憾 [我说,你到底是为什么变回人了?]

[因为已经到年底了嘛,今年没发生什么需要我变回来的紧急事件,再不用这次机会可就浪费了。]黄少天耸耸肩 [原本还想给你个惊喜的,结果你居然这么不配合一下就猜出来了。]

叶修心说哪来的喜啊,以为你被人抓走变成烤夜莺那会儿就只剩下惊吓了好吗。[那你身上这身衣服又是怎么来的?第一次见你穿上衣服都快认不出来了。]

[…………]这话说的,饶是黄少天这种水平的话痨都沉默了几秒,偏偏叶修没见过他穿着衣服的样子还是个铁一般的事实,让人完全无法反驳。他权当没听见后半句话,只道 [刚才问路过林子的人借的。]

[借的?]叶修扫了他身上衣裤靴佩剑齐全的一套装备,笑道 [劫的吧。]

[不!就是借的,借之前我还答应了会还给他。]黄少天一本正经 [我把那人打昏在路边了,他最起码要过半天才能醒,到那时候我早就上集市买好衣服了。]

[我活了十六年第一次见到脸皮这么厚的人。]叶修赞叹不已。黄少天收到夸奖,回馈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给他 [那你一定从来不照镜子。]

山洞很快出现在眼前,洞里挺干燥,但气温比较低,让被暴雨淋成落汤鸡的两人同时打了个寒战。此时外头的雨已经相当大了,一时半会儿也没法离开,叶修干脆拣了几跟枯枝堆在一起,打算钻木生个火取取暖。

[你这样不行。]黄少天看他半天没弄出点火苗,凑过来挑出几根硬木丢开,用匕首在木头上剜出一段凹槽,又在下方堆上树叶和木屑,用力搓了一会儿,很快枯枝间便升腾起了细小的火光。青年得意洋洋的露齿一笑 [当年我在的小队被敌人逼进森林,我们就是靠森林里这些可以利用的东西,在断水断粮的情况下硬是捱过了一个礼拜。]

[哦,啃树皮,编草裙?]叶修笑 [然后呢?]

黄少天没理他 [后来我们团长带队来救我们,我们跟他们内外配合,一举把围在树林外的一百五十多个人全歼了。]火光映在青年俊朗的脸上,明明灭灭,他叹了口气 [那之后没多久敌军就被打回去了,从此王国一片太平。要不是这样,那些大主教伯爵公爵什么的哪敢这么嚣张?]

叶修盯着他的侧脸看了一会儿,很容易就想象出了黄少天一身盔甲利剑,骑在战马上与敌厮杀的样子。如果早生十年,说不定还能跟这个人在战场上并肩作战……叶修想着,笑了笑道 [他们也嚣张不了太久了。]

[你在这些天里已经想好计划了不成?]黄少天瞥他两眼,突然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般挑起眉毛 [哎,你这穿的不是嘉世的外套吗?怪不得最近都没见你被人追着杀,原来是混进去当内应了。不对啊,嘉世团审核挺严的,怎么就把你个居心叵测的家伙放进去了?]

不等叶修回答,他就自己琢磨出了结论 [因为你的剑术?]

[差不多吧。]叶修没打算啰唆自己以前跟嘉世的一些恩怨,干脆就顺了他的话点头。黄少天感慨了一句“我说呢”,突然半坐起身脱掉了上衣——这个动作可是把叶修吓了一跳,不过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脸部肌肉,没露出什么异样的表情 [你干嘛?]

[把衣服弄干啊!怎么说都是借了人家的,弄得湿淋淋的多不好。]黄少天一脸理所当然,把脱掉的衣服架在火上烘着,就那么裸了个上身在山洞里活动。叶修打量他几眼,皮肤在他们这些练剑的人里面绝对算得上白皙,而且一看就知道手感很好。大概是因为偏瘦的关系,腹肌的形状不是很明显,如果只论身材倒更像个文官,而不是那种扛着把大剑在战场上冲杀的狠角色。

感受到他的视线,黄少天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捏了捏自己的腰 [那会儿我们团里的团员就老是嘲笑我看起来太弱不禁风,唉,不知道为什么这肌肉老是长不出来,明明平常我一直练剑练得挺勤快的啊……]

[咳。]叶修把视线往旁边瞥了瞥,难得没开嘲讽 [这种事不能强求……再说我看也没什么不好的。]

[咦,叶修你今天吃错药了?换在平时你难道不应该说“还不都是你话太多把腹肌都给说没了”诸如此类的吗?]

叶修笑 [你看,我不说你不也知道原因了?]

[……滚滚滚滚!]

黄少天骂完,两人就都没再出声,一个烘衣服,一个望天,心思迥异的坐着。过了一会儿,外头雨点砸在枝叶上的声音逐渐小了下来,叶修抬头看看,对着黄少天道 [雨差不多停了,走吧。]

黄少天凑过来探了探脑袋,发现雨确实几乎不怎么下了,便点点头 [好啊。]他凑过来的这一下子几乎就是贴在叶修背上的,感受到温热的呼吸滑过耳廓,叶•纯洁的十六岁•修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雨后的晴空格外干净,不时有飞鸟从空中掠过,清脆的啼声消逝在天际。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有些泥泞的土壤中,叶修突然想起点什么,回头问身后的人 [你这三天都会是人样子对吧?]

[是啊,怎么了?]

[那你要住哪?总不能还像过去一样睡在树上吧。]

黄少天像是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似的,被这么一问顿时愣了一下 [……回蓝雨好了。]

[回去看你们团长和害你那家伙卿卿我我吗?]

不提还好,一提这心里真是不痛快啊!黄少天烦躁的抓抓头发,这个样子回去,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把那姓魏的削了 [那你说怎么办?]

[来我家住三天呗。]叶修淡定道,就像是正好想到又随口跟他提了一下一样。黄少天刚奇怪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就听到他接下来的一句 [当然,吃穿用的开销你是要还我的,这三天你最好多给我上街卖卖艺,到时拿不出钱来我就把你给卖了。]

黄少天怒 [本剑圣肯住你家那是你被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好吗!来来来来给我拔剑大战三百回合,拎着你的尸体去大主教那边领赏,想要房子有房子想要土地有土地还愁没地方住?]

[哟,想不到我这么值钱。]叶修摸摸下巴,一脸欣慰的点头 [剑圣大人拿了钱可千万别忘记分我一半……不对,怎么说都是我出力多,你看三七开怎么样?]

黄少天被他满脸的正经表情弄得有点气结,翻了个白眼刚要说话,天边就又是“轰隆隆”一声惊雷炸开。叶修抬了抬头,不无遗憾的道 [看来分赏赐的事只能等会儿再说了,我可不想再被淋成落汤鸡一次。考虑好了没啊你,来不来我家住?]

[住就住!怕你不成?]黄少天爽快的应了下来,下一秒就被叶修拉住手腕往他家走。懒洋洋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前头传来,让他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不小心掉进这家伙的什么陷进里了 [好,你可别后悔。]

后悔?后悔什么?

当时的黄少天,注意力有一大半放在握住他的那只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上了,对这个问题没太在意。

然而,当很多年后的某个清晨,黄少天腰酸背痛的趴在叶修家的大床上回忆起那一幕时,他深深的,深深的体会到了自己当时的愚蠢和天真 [叶修你个混蛋原来那么早就对本剑圣存了这种歹念!不行!我现在后悔了!快滚下床去再也别……唔!]

枕边的男人成功用一个吻堵完了他的所有话,还像给宠物顺毛一样摸了摸他的脑袋,慢悠悠的笑道 [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吃啊,少天。]

[……!!!!(*`へ´*)]

当然,不管未来被吃得多死,还没必要从现在就开始烦恼。此时此刻,黄少天的脑子里塞得满满的都是“第一次去叶修家感觉好奇怪”“见到他家里人我该叫什么比较好”“只住三天而已应该不会太麻烦吧”以及“平时没注意过叶修的手长得还挺好看的”这样无关紧要的内容。

[哟,手心都冒汗了,有这么紧张吗少天?]

[……别啰嗦了你!赶紧的走走走,再不走当心过会儿天下掉下来个闪电把你给劈了。]

[居然被你嫌弃啰嗦,猪都要笑了。]

[是吗,那你笑完得快点把嘴合上,免得有鸟屎落进去……]

…………

如果从中听出来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请务必放下手中的火把,把这当成自己的错觉。毕竟,离这两个恋爱经验为零的家伙正式陷入爱河,还有整整一百三十天呢。

---------------------------TBC------------------------------

我有特殊的不管写啥都会写成安定的恋爱模式的技巧√

下一更能写完才有鬼( ˊ _ >ˋ )如果看到(下)(下下)(下下下)......请不要惊讶【。

评论(3)
热度(25)
© 九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