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头像来自默犬太太。

【全职叶黄】叶莺与剑(上)

•大概是不说就一点也看不出来的中世纪骑士paro

•逆年龄差的两人

•私心带了点喻魏

•安定的OOC以及反科学【用老韩脸大吼一如既往!

--------------------------------------------------------------

哒哒、哒哒哒。

沉重的脚步声在小径上响起,急促,但并不凌乱。伴随着那个脚步的逼近,剑光骤然撕裂了午后的晴空。

「叮!——」

双刃相触,力道大得令持剑的两人俱是后退了一步。跑在前方的少年脚步不停,借这一剑的势头就地就是一滚,同时翻身下劈,剑刃贴着地面划出一个半圆,瞬间砍翻了一个追击者。

四。

收剑后退,半伏在草丛边。一个身影慢慢从他所倚靠着的树后逼近,少年仿佛什么都没有察觉到般一动不动,却在重剑当头劈下的瞬间反手后刺,剑刃精准无误的将偷袭之人扎了个对穿。

三。

“啪嗒”一声,重剑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到底还是没能逃过追击者的耳朵。剩下的三人中领头那人飞快地做了个手势,三人同时从三个方向缓步朝少年逼近,意图把他逼至死路剿杀。

草丛“哗啦啦”一阵响,他们凝神听着想判断少年的动向,却诧异的发现这声响竟是来自四面八方……

[三号向左……不,等等!去右边堵!五号绕树后,注意脚边!]

领头人慌忙下了指示,眼睛不住扫视着身前身后,唯恐自己成为第一个攻击目标。就在他小心翼翼来到树边探查的瞬间,漫天剑光骤然从头顶罩下,他甚至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那么直直跌进了草丛中。

二。

喉管被割开,温热腥甜的液体不断流出这具濒死的身体。在意识模糊的几秒里,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剩下的两名同伴也被少年一一清杀,那件布满尘土的灰色外套上沾满了不属于他的血。

至此,这个为了完成任务而临时组合起来的五人小队全军覆灭。

他们到底还是小看了叶秋……

零。

叶修放下手里的剑,长出口气。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四波人了,虽然水平都不怎么样,但次数如此频繁,不分昼夜的高强度消耗,即使是他也不敢保证每次都能全身而退。

看来只能用那招了……他在心里盘算着,随手拍掉沾在衣服上的草屑,正准备离开,突然听见一个笑嘻嘻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哎,小子,你剑术不错啊。]

还有人?叶修心下一惊,不及转身,手中的剑就朝着声音的源头疾掷而去。他的投术在当年骑士训练营结业时拿得可是满分,随着“呲”的一声,剑刃牢牢扎进树梢里,被震落的树叶洋洋洒洒掉了一地。

[啊喂你就是这么回报别人的夸奖的?还好本剑圣闪得快,要是跟那五个草包一样迟钝的话可就又是一条人命没了啊知不知道知不知道?看起来你年纪不大居然就敢这么草菅人命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飞个剑而已嘛当谁不会似的,要是我手上有剑分分钟就能砍翻你信不信!]枝叶间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却听不出有多慌张,显然是那人躲完这一剑后还有余力耍耍嘴炮。

叶修眼皮一跳,被那个声音吵得有点头疼。十六岁的少年,正是年少气盛的时候,再加上对方挑衅的还是他最擅长的剑术领域,他当下就不太客气的笑道 [那你下来好了,我们过两招,看你是不是真的能分分钟砍翻我。]

那个声音安静了一下,很快斩钉截铁的道 [不行!我什么身份啊跟你这么个半吊子的小鬼打,传出去本剑圣还要不要混了!]

半吊子?还剑圣?叶修快被气笑了,他几步朝树下走去,同时用很平静,平静到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人尽皆知的事实的招仇恨语气回了一句 [不敢就直说啊。]

对那些比较自信或者说自负的人,比起嘲讽,不经意流露出的轻视往往能起到更好的效果。十六岁的心脏少年已经深谙此理,果然,他这话刚一说完,树上那个声音就不淡定的嚷嚷起来了。

[谁不敢了来战来战来……哎哟!]

丢出去的石子精准无误的打断了一截树干,叶修听那个正用丰富的骂人词汇喋喋不休着的声音向左挪了些许,手上毫不停顿就又是几颗石子出去。树枝应声而断,无一落空,只见一个灰扑扑的东西忍无可忍的弹了出来,小翅膀扑拉扑拉的扇个不停,将“炸毛”这个词演绎到了极致。

[喂喂喂我说你就不能爱护花草树木一点吗!小小年纪不学好,杀人就算了连大树也不放过!以为自己剑术不错就了不起了吗,实话告诉你,你的剑术还差得远呢!听清楚了哦,不是差一点,是差!得!远!身为前辈,看来我不得不身体力行的好好教育你一下了!]

叶修的嘴角抽了抽,果断道 [我可没打算认一只会说话的麻雀当我的前辈。]

[是夜莺啊混账!!!!]

--------------------------------------------------------------

黄•会说话而且话很多•少天气鼓鼓的坐在叶修头顶的帽子上,正努力朝下伸出一只翅膀,给少年看自己羽毛上那抹亮色 [看到了吗!这才是我的本来颜色!……我说你笑够了没有,再笑信不信本剑圣啄死你!]

他刚刚为了向叶修证明自己真的是夜莺不是麻雀,转身跳进旁边的溪水里滚了一圈,此刻羽毛已经恢复成原本的浅棕黄色,被阳光一照,看起来竟像是泛着金光一样。

[看到了看到了。]叶修点点头 [不过你羽毛长得是红还是绿撑死只能证明你是一只漂亮或者不太漂亮的鸟啊,我还是不想认一只鸟当前辈。]

[谁说我是鸟了。]黄少天抖抖湿漉漉的羽毛,用喙有一下没一下的梳理着 [我很早以前是个人,而且剑术不错,十九岁的时候还被女王钦封成了“剑圣”。后来几大国之间抢领土的战争开始,我在战场上的表现太出色,被敌军一个不要脸的术士盯上了。他混进我们团,趁侍女不备把一种奇怪的药水滴进了我的晚饭里。]他悲愤的长叹了口气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就变成这样了。]

[哦……]叶修心说没有把你的语言能力一起剥夺掉真是那个术士的一大失策,想了想觉得在别人黯然神伤的时候说这种话好像不太厚道,到底还是咽了回去 [我们王国术士也不少,就没找出个解决办法?]

[有倒是有,当时我们团团长也是个挺厉害的术士,他努力好几天捣鼓出来一种药水,喝完我每年就有三天可以变回人形了。后来他说到大陆对岸去找那个害我的术士要解决办法,结果……反正结果就是没成,我已经用这副模样生活好多年了。]

叶修对于他含糊而过的部分表示了好奇 [你们那团长后来怎么了?打不过那术士然后也被变成了一只鸟?]

[不,他跟那术士好上了!]黄少天泪流满面 [那术士年纪不小还满脸胡渣,整天玩阴的特别无耻,我到现在都没搞清楚团长看上他哪点了!我说为什么王都那么多漂亮的贵族小姐对团长有意思团长全当看不到呢,原来爱好这么奇怪!那术士后来跟团长一起来见我的时候说什么你知道吗?他说“哟,这小子变成鸟比人样讨喜多了!”团长跟我说那家伙配完药水转头就把配方扔了,让我再忍几年,他们继续想办法……]

[一想就想了这么多年?]

[一想就想了这么多年。]

[……少天……我只能说……命运弄人啊。]听完这个悲伤的故事,叶修一脸沉痛的拍拍他的肩,转头便仰面倒在草地上哈哈大笑了起来。黄少天气得跳脚,把羽毛上的水甩了他一脸,嘴里不住骂着“人性呢人性呢”,恨不得瞬间变回人形把他压死在草地上。

笑够闹够,黄少天用翅尖戳戳叶修 [喂,我都把我的事全告诉你了,礼尚往来,解释一下为什么那些人要追杀你啊?]

他也不傻,在树上旁观了一会儿,看得出来那五个人在追着叶修跑的时候完全是以赶尽杀绝为目地的。如果刚才叶修心慈手软不反击,死的就一定是他。好歹也是上过战场的人了,黄少天对于死亡不会有什么恐惧或者过分排斥的情绪,比起结果,他更在意这样做的原因。

而在他看来,叶修显然不是那种会以杀人为乐的人。

叶修单手撑地坐起来一点,嘴角的线条微微收紧,似乎是叹了口气 [解释起来挺麻烦的,简单点说,就是想法不同。有些人认为一件事是对的,有些人认为另一件事对的,当这种分歧出现在一个绝对不能调和或者让步的问题上时,就会有牺牲。我现在就是在尽我最大的努力,用小范围的牺牲取代更大的牺牲。]

他顿了一下,摇头笑了笑,看向黄少天 [我文学课成绩太差,说得挺抽象的,凑合听听,不理解也正常。]

[别看不起人啊你。]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悠悠的道 [就算你不想细说我也差不多猜到了好吗,那五件披风内衬都绣着狮首,第三个死的人拿的剑剑柄上镶了六块宝石,其中还有只会向王宫里进贡的皎玉——那些人是大主教派来的?还是王族军?]

[咦,看不出来你还挺细心的。]叶修笑 [其实也没差别,不管是大主教还是如今的王族,都是毫无作为,只在乎自身利益的存在罢了。]

[看起来已经有不少民众对他们不满了吧?新王暴虐,大主教苛待平民,这些话我可是听路过林子的士兵讲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哎,你们难道还有个专门的组织不成?看你剑法不错,该不会是里面的领袖吧......不对,如果是的话你也不会一个人被追杀成这样了。]

黄少天絮絮叨叨的自言自语了好一会儿,叶修没接话,就那么坐着听他得出了结论 [你们这团伙有什么行动可得抓紧啊,也就是现在了,新王刚上位没两年,根基不稳,有机可乘。等他和大主教彻底勾结完你们再想造反就难了。]

叶修摇摇头 [你错了。一,这两个人都跟嘉世关系匪浅,他们老早就勾结完了。二,他们虽苛待平民却没有半分损害到贵族和庄园主的利益,傻子都知道真出了事那些人会帮谁——没有人想当出头鸟,很多事情八字都还没一撇呢。]

到底是在骑士团里摸爬滚打着长大的人,黄少天只愣了一会儿便明白过来,诧异道 [......所以你打算作为导火绳,让自己也成为所谓的小范围牺牲之一?]

[不要说得好像我已经死了一样行不行。]叶修懒洋洋的靠到草坪上,双手枕在脑后 [万事开头难嘛,这个世界上可不存在一点风险也没有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你具体打算怎么办,不过这么困难的事听起来还真有意思啊。]黄少天在他膝盖上跳过来又跳过去,尾巴上的羽毛一抖一抖的,目光灼灼。

[蓝雨骑士团前任副团长黄少天,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TBC-----------------------------------

一边写十六岁的叶修对于少天一些举动的反应,一边脑洞二十七八岁的叶修会有的反应还挺有趣的wwww

一坑未平一坑又起√请叫我自掘坟墓小能手


夜莺化的少天在我心里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小小的毛绒绒的一团在老叶身上滚超可爱不是吗!!(´ཀ`」 ∠)

评论(3)
热度(30)
© 九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