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头像来自默犬太太。

【全职叶黄】遗失未失

•田螺姑娘梗。安定的OOC以及反科学。

•平行世界设定,老叶只是普通玩家+正常上班族,少天职业选手不变。

•私设鬼魂能碰到除人以外的一切物品,但很少有人类能看见鬼魂。

--------------------------------------------------------------

叶修最近觉得不太对劲。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家的东西好像经常莫名其妙就会发生一些奇怪的变化,比如他早上明明没开过,傍晚下了班回家却呼呼转个不停的电风扇;比如书架里自动按日期先后顺序整齐叠好的荣耀电竞周刊;再比如出门前还堆得满满当当,现在却已经空无一物还套上了新垃圾袋的垃圾筒……

一次两次,叶修还能安慰自己大概是他记错了。可灵异事件发生的次数日渐增多,衣食住行无孔不入,实在让人想忽视都不行。

反正就是闹鬼了对吧?

叶修看了看屏幕中战斗法师头顶明晃晃的七十七级,又翻了翻装备栏里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一条橙字腰带,支着下巴严肃的想。

……明明昨天晚上关机的时候还是七十六级来着。

他还没来得及思考一下究竟是什么样的鬼居然乐于助人到帮他练级,就见消息界面突然闪了起来,打开一看,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

[私信]随波逐流:终于等到你上线了,兄弟,今早从我们手里抢BOSS抢得挺开心哈?我看你身手不凡,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成为我们嘉王朝的一员?

[私信]随波逐流:抢BOSS这种事风险那么高,说到底也就是为了点好装备。只要加入我们,别说紫装了,爆出橙装也有机率分到啊!兄弟考虑看看?

[私信]一叶之秋:你哪位?

电脑那头刚刚还在努力卖安利的人像是被这个问题噎了一下,半天没回一个字过来。叶修也不急,把他晾到一边,翻了翻今天早上的系统战斗记录。

您恶意攻击玩家【醉千里】

您恶意攻击玩家【爸爸爱你】

您恶意攻击玩家【毛毯】

您恶意攻击玩家【不作死会死】

您恶意攻击玩家【老苹果】

…………

长长一串名单,乍一看加起来都可以绕地球三圈了。而系统显示的时间,无一不是在他早上去上班,家里电脑闲置着的那段时候。

很肯定自己家族没有精神分裂病史的叶修思索了一会儿,得出如下结论:要么是一个古道热肠的小偷,要么是一个古道热肠的鬼——总之就是一个很古道热肠并且荣耀技术不错的家伙,在他出门上班时用了他的电扇,帮他整整齐齐的叠好了荣耀周刊,用他的帐号抢了BOSS练了级,还非常贴心的帮他把垃圾给倒了。

………这特么哪像贼啊!分明就是一个走错了房间的热心肠家庭主妇好吗?

有些困扰的抓了抓头发,叶修正打算去看看抽屉里那些银行卡存折什么的少了没有,冷不丁就见下方的消息栏一阵狂闪,刚才那个嘉王朝的安利专家又回来了。

[私信]随波逐流:哈哈……兄弟真幽默,早上你还从我带的队手下抢了铁捕快阿八,这么快就给忘了?

铁捕快阿八这个名字叶修倒是挺熟悉,是个五十五级的剑系野图BOSS,体型大,速度快,血厚,算是这一等级的BOSS中相当难对付的一个。虽然只是个五十五级的BOSS,但他爆出来的杀伐捕快剑是剑系银装制造中的一大法宝,每次刷新,各大公会都你争我抢挤破了头,难度一点也不亚于那些七八十级的野图BOSS。

叶修接触荣耀的时间不短,虽然只是在平时工作之余当作消遣玩玩,但对于荣耀里各种有形无形的制度都已经了如指掌了。野图BOSS这种东西,刷十个出来就有十个会落进俱乐部公会手里,别说普通玩家,就是大部分中小公会加入战团也是分分钟被大公会灭掉的节奏。叶修曾有幸旁观过一次争夺六十五级野图BOSS的战场,场面那叫一个混乱,他光是在旁边看着就被误伤好几次,BOSS抢完血条都掉了一大半。

能从嘉王朝这样的大公会手下抢来个野图BOSS,用的还是一叶之秋身上这种一大半蓝装里夹杂着两件紫装的平庸装备,那操作者该是有多厉害?

叶修沉吟了几秒,手底下啪啪啪开始打字。

[私信]一叶之秋:不好意思,真没印象,当时有没有录像什么的?指不定我看完就想起来了。

[私信]随波逐流:………

谁会在自家BOSS被抢走的时候不努力抢回来反而去录像啊?!录下你抢BOSS的英姿,以便更好的衬托出我们有多无能吗?

电脑那头的随波逐流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私信]随波逐流:[表情/汗][表情/汗]兄弟别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说实话,早上这事你做得不太地道,你不否认吧?我们队辛辛苦苦藏起BOSS杀了两个小时,你在BOSS红血暴走的时候跳出来,把我们剩下的三个人全杀掉抢了BOSS,有点乘人之危哈?

[私信]一叶之秋:听起来是有点。

[私信]随波逐流:是吧?这事我们嘉王朝要计较起来兄弟你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但是你的操作实在很不错,我不想错失一个人才,才私下来找你商量商量要不要加入我们的。我们嘉王朝你应该也知道,放眼所有一线大公会都是顶尖水准,福利好得没话说。如果兄弟你是嘉世的粉,我还能想办法帮你弄两张战队选手的签名来,怎么样?

哟,这么个砸锅卖铁卖选手都要把他拉入伙的势头,看来早上用他号那人的表现太出彩,给他们留下的印象挺深刻啊?

叶修摸摸下巴,好奇感又多了一点。他倒是对那种能让大公会如此刮目相看的人物有点兴趣,可不管怎么样,这种盛情实在让人有点吃不消,还是赶紧扯扯皮打发掉算了。

[私信]一叶之秋:不好意思,我是霸图的粉。

霸图跟嘉世的粉丝向来不对付,这话的意思已经跟“老子就算被追杀成废号也不会加入你们嘉王朝”差不多了。

[私信]一叶之秋:还有,早上用这号的不是我,是我一个朋友。他不太玩荣耀,所以不知道这BOSS不能随便乱抢,实在对不住。

[私信]一叶之秋:我也觉得他玩荣耀特别有天赋,等哪天他有自己的号了,我一定推荐他加入你们。

不怎么玩荣耀就能从他们精英队手底下把BOSS抢走?骗鬼呢你!随波逐流一点也不信,奈何人说得有板有眼言辞恳切,说着说着甚至还含蓄的提醒了他为区区一个BOSS揪着不放未免太损他们一线大公会的面子,被广大玩家知道了影响不好。他瞪着这家伙表面亲切实则威胁的话语,又被对方信誓旦旦的承诺了一番,这事也只能这么算了。

放下鼠标,叶修也开始琢磨起来。结合眼下的情况来看,肯定是有个什么人正乘他不在家的时候在他家混吃混喝混游戏,进出自如还不缴房租。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进来的,但放着不管总不是个事儿。

……报警?

警察同志你好,有个人偷摸进我家,没拿存折没拿银行卡,但用我的账号抢了BOSS害我被大公会找茬!

哦是吗,那你家的东西还有什么被动过了吗?

有,他还把我的垃圾倒了,把我原来堆得乱七八糟的杂志叠整齐了……

叶修想着想着就捂脸否决了这个念头,别说警察同志了,他自己听着都觉得这不像家里进了贼,倒像是他老妈帮没有自理能力的儿子收拾房间来了。

果然还是自己解决吧。他靠在沙发上做了决定,掏出前两天被当成生日礼物硬塞过来的手机,给同事发了条短信:小唐啊,明天帮我个忙……

--------------------------------------------------------------

第二天一早,叶修七点半准时起床上班。出门后,他没像往常一样去地铁站,反倒带上笔记本坐到了家对面的咖啡厅里。

八点一刻,唐柔在QQ上敲他“上钩了。”

叶修笑笑,很快起身结了账,顺手回了条信息过去“是吗,什么样的人啊?”

“很厉害……你得抓紧点,我们开始第二盘了。”

这么快?叶修略觉诧异的挑了挑眉毛。唐柔的操作他是知道的,虽然她接触荣耀不久,对装备、技能的了解相当匮乏,但胜在手速极快。跟她PK的人,往往都是因为跟不上她的节奏而被打败,如今她才开始认真玩荣耀不到一个月,连叶修这样的老手跟她对战都已经赢得不太轻松了。也正是因此,他才会拜托唐柔来帮他这个忙。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结果都一样啊?

叶修走进电梯,看了眼锁屏界面跳出来的“第三盘了”。从这简短的几个字里就能看出来这姑娘已经开始大飙手速,连发消息的功夫都没了。能把唐柔压制到这种地步……最起码也得是个大公会里的精英玩家了吧?

他用钥匙打开家门,放轻了动作朝书房走去。这房子的隔音效果很不错,如果有什么人正在里面打荣耀这种需要借音效判断对手攻击的游戏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听到关门声的。

走到门口,叶修就对自己的判断确信无疑了。因为隔着门板他就听到一个声音正旁若无人的喋喋不休着“天击!霸碎!豪龙破军!龙牙!……哎哟居然躲过了?妹子厉害呀!那试试这招,落花掌!伏龙翔天!再……啊,不好意思又把你打死了,还要再来么?”

片刻的安静,很明显那头的唐柔给出了肯定的答复,只听得那个声音又笑道“奉陪到底!其实妹子你的操作已经很厉害了,也就是碰上我才连输这……哎哟怎么突然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开始了,吃我一招怒龙穿心!看矛!龙牙!落……”

叶修当然不会给他再击杀唐柔一次的机会,他直接推开房门,对电脑前面那个猛地回过头来,满脸惊讶瞪着自己的人慢悠悠的笑道 [用别人的角色虐新手虐得挺开心吧?在网吧打游戏可都要收上网费呢,朋友,你在我家蹭游戏玩了这么多天,怎么着,是想赔钱呢还是肉偿啊?]

屏幕里的战斗法师失去操作者,被唐柔一波连击打翻在地。屏幕外,一头棕发的青年拿下耳麦,神情半是惊喜半是不敢置信地望着他,答非所问 [你……你看得见我?]

声音迷惑,迟疑,那双眼里的光却又像是见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叶修心里“咯噔”一声,脑子里很不合时宜的冒出了这家伙的眼睛还挺漂亮这样奇怪的念头。他咳了一声,很快抓住重点,反问道 [为什么我会看不见你?]

[不,没什么,这很好……]青年喃喃着摇头,相当认真的盯着叶修的脸看了一会儿,突然又回过神来 [我知道你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不过你一般不都要加班到很晚吗?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快?听你的语气你把我当贼了是吧,你之前说啥来着,赔钱还是肉偿?看你年纪轻轻没想到思想居然这么龌龊……哎说起来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呢?]

这么一长串话说下来,青年居然脸不红气不喘,似乎还颇有张嘴就要再来这么一大长串的意思。叶修听得眼皮一跳,赶在他再次开口之前阻止了他 [我叫叶修,敢问好汉你把我的生活规律摸得这么熟,而且在我家进出自如电脑想玩就玩BOSS想抢就抢,不是贼还能是什么?]

青年一翻白眼 [我说你这人怎么一点想象力都没有,除了贼以外能在你家进出自如的东西多了去了,喏,你身后不就有一个吗?]

叶修回过头,360度旋转了一下视角,连半个人影都没见到 [不好意思,在这间屋子里我只看到了你一个非法入侵的生物。]

青年诧异 [你身后那个你看不到,那你头顶那个呢?还有书柜上趴着的那个和床上躺着的这个?]

叶修被他说得背上有点发凉,点了根烟,表面上却依旧笑得波澜不惊 [这是你们圈子里入室抢劫新出的招?被人逮到了不用慌不用逃,跟户主扯两句你家有鬼就能脱身?当哥三岁小孩呢那么好糊弄。]

青年啧啧嘴,没理他 [你真看不到?那你为什么看得见我?你小时候吃什么长大的啊眼睛长成这样,是不是你今天走路摔了一跤给摔坏脑子了?]

[不劳挂心,我脑子好得很,正在条理清晰的思考是不是应该把你送去警察局关上几天为人民除除害。]

[你可以试试啊。]青年眨了眨眼,笑得满脸狡黠 [我不反抗,你爱把警察叫来或者把我押过去见警察都无所谓,只要你做的到。]边说还边向他伸出了手,一副任君处置的模样。

叶修没什么迟疑的叼着烟就走了过去,一方面是真对这家伙究竟为什么这么有恃无恐而感到好奇,一方面也觉得这个人很有趣,想看看他的反应。就在他的手快碰到青年伸出来的手时,让他瞠目结舌的情景发生了——他的手在接触到面前那只手的一瞬间,就那么半点阻碍也没有的,直直穿了过去。

青年嘴角恶作剧般的笑容像是被扩大了很多倍,烟蒂掉在地板上,叶修听到自己干涩但异常平静的声音 [你到底是什么?]

[如你所见,一个喜欢打荣耀的鬼魂。]青年直视着他的眼睛,回答的没有半分迟疑 [我的名字是黄少天,如果你去翻三年前的G市晚报,也许还能在上面找到我出车祸的那则消息。]

明明是痛苦到撕心裂肺的事情,却被他用如此轻描淡写的口吻说出。叶修心里第二次有了“咯噔”一下的感觉,就见黄少天笑着一摊手 [现在你还要把我抓到警察局去吗?]

[警察局大概不会收你了吧?]他摸了摸下巴 [你为什么不去投胎转世——还是说根本就没转世这回事儿,所有的鬼都跟还活着的人挤在一起,整天像你一样在别人家里荡?]

[怎么可能,只是我没法转而已。我见过挺多刚死的人灵魂一出身体就不见了,大概就是所谓的转世,也不知道该去哪转。其实我觉得转世也没什么好的,像现在这样我过得就挺开心,不知道传说中的地府那种地方有没有荣耀打,如果没有那我还是不去了吧……]

黄少天絮絮叨叨着自言自语起来,身边叶修冷不丁接了一句 [是,我也觉得天天玩别人家电脑还不用自己花钱这种生活挺好的。][滚滚滚,说得我跟吃白食的无耻之徒一样……]骂完才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哎,叶修,你好像不怕我啊?]

[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一个话痨鬼么。]叶修叼着烟笑了笑,状似不经意的问 [你没有固定住所对吧,要不要考虑在我家住段时间?]

咦?青年瞪大了眼睛 [你没搞错吧,正常人哪会邀请一个鬼在自己家里常住啊?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被我华丽的操作技巧折服了对吧?哈哈哈哈这算什么,你还没见过本剑圣当年在赛场上的的样子!说起来昨天我还帮你抢了个BOSS爆了件橙装,其余的东西我看你一个战法用不上就全卖了来着……]

[少天。]叶修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非常真诚的道 [你想太多了。我们来算算账啊,你看,你在我家这么久,玩电脑、吹电风扇的电费是钱吧?]

[..................]

[前两天冰箱里的冷饮少了一根,是你的杰作吧?]

[..................]

[吓到哥的精神损失费是钱吧?]

[卧槽等等、这个凭什么......!]

叶修不理会他的抗议,自顾自下了结论 [这么多钱,不在我家住下天天做苦工肉偿怎么还的了啊。看在你荣耀打得还不错的份上,就不要求你扫地擦窗洗衣服了,平时没事帮哥练练级,一个月上缴十来件橙装,过个两三年的就放你走。]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别有深意的看了黄少天一眼,笑道 [这种事对你来说应该挺易如反掌的吧,剑圣大大?]

听到叶修最后的话,原本还鼓足了气想跟他理论一下的黄少天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刚刚居然一不留神说漏嘴了,顿时像个漏了气的气球一样瘪了下去,泪流满面 [......我什么都不想说!]

[那就这么说定了啊,今天的晚饭交给你了少天大大。]

[滚滚滚滚滚滚滚!毒不死你!]

于是两人(一人一鬼)就这样进入了甜蜜的同居生活。

-----------------------------END---------------------------------

用这种梗做生贺真的大丈夫吗_(:3」∠)_

标题可以理解为【失去的和没有失去的】求别吐槽;w;lo主是不会起名星人。

可能会有后续......嗯。

评论(8)
热度(70)
© 九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