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头像来自默犬太太。

【全职叶黄】此后

•退役教练梗。
•有原创人物出场注意。
•私设如山。安定的OOC。
--------------------------------------------------------------
时针一点点向最下端倾斜,离六点还差三分钟。

陆成走到楼道口时正好赶上集训结束,选手们从训练室里陆陆续续的出来,三两成群,大多在轻声讨论着刚才操作上的不足之处。不时有恍然大悟的“卧槽”声在人群里炸开,陆成笑了笑,逆着人流朝队尾一个始终苦着脸一言不发的人走去。

[怎么这表情?队内练习打得不好?]

正出着神的薛华听到他的声音,抬起头,含含糊糊的应了声“嗯”。陆成看着好友纠结的表情,心下顿时了然 [你又向叶教练挑战了?]

[……]

[输得很惨?]

[……]

[该不会打完还被嘲讽了吧?]

[……]

[难道还……]

[……别说了!]薛华泪流满面的打断了他,悲愤之情溢于言表 [我真的想不通啊!你说教练他都退役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这么强呢?]

[不然你以为呢?曾经在国内个人赛连胜了三十七场的大神应该被你分分钟打趴在地?]陆成淡定的拍了拍好友的肩 [就算已经退役三年多了,他毕竟是叶修啊。如果不是能稳虐我们这些新人的水平,国家队怎么会花大价钱请他来当教练?]

[如果我那一招十字斩能够命中……如果血气之剑开得再早一点……啊啊啊不行,好像还是会被挡住……]薛华苦恼的抱着脑袋喃喃自语,显然是一点也没听见陆成刚才的安慰。陆成早就习惯了好友这种性格,没再多说什么,视线一转,却落进了不远处的训练室里。

大部分学员已经从房间里出来了,偌大的训练室此时只剩下一个叼着烟的人影正在检查电脑有没有关。柔和的黄色灯光打在那个人头顶,映得他的神情有几分无精打采,从那张懒洋洋的脸上一点也看不出来刚才把一批准职业选手打了个落花流水的威风。

不过也是,对于这家伙来说,把一批准职业选手打了个落花流水的确没什么好威风的。

[叶修教练。]眼见着男人锁好门从训练室出来,陆成冲他点点头打了声招呼。薛华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难以自拔 [倒斩……冲撞刺击……对!再加上一个旋风斩,这样就一定可以破掉那套连击了!]

[再加上一个旋风斩你会被我直接用天击浮空,然后换个方向继续连。]叶修很能跟上他的思路,不咸不淡的顺手插上一刀打断了他的脑补。[回去好好看看今天的录像啊,再努力二十年就能打败我了。]

[卧槽!]

这一刀无疑把正在兴头上的薛华插了个满脸是血,他再度捂着脑袋哀嚎起来,陆成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可惜他们不知道如今的国家队主力攻击手唐柔在当年还是个新人时也这样被叶修嘲讽过,不然,或许还能苦中作乐的想想这大概就是通往大神之路的必经修炼。

[还有小陆,手速不够没关系,你可以多学学国家队前队长啊。他那手残可比你严重多了,不是照样耍着心脏在联盟里混得挺好?]补完薛华的刀,叶修开始转火陆成了,不过这话说得倒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喻文州,以手速不行扬名全联盟,却也偏偏得益于此,成了联盟里那代大神中退役最晚的一个。

一年前,当喻文州以联盟里少见的三十岁整高龄退役时,有不少职业选手悲愤地发现,这家伙的手速居然跟他刚进联盟时没差多少。他其实满可以再靠卓越的战术意识在国家队领队的位置上多待几年,可惜老冯最近心脏病发得有点频繁,急不可耐的就把他从战斗第一线上挖下来了,听说现在正跟在老冯身边积累处理联盟大小事务的经验呢。

[谢谢叶教练……]陆成苦笑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多说什么,一个急促响起的说话声就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老叶来PKPKPKPKPKPKPK……”

那句“PK”一连重复了十几遍都不带喘口气的。陆成呆了好一会儿,眼见着叶修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才反应过来这个恬噪并且肺活量奇大的声音居然是叶修的手机铃声。

……该夸奖真有个性吗?

叶修的表情有点微妙,以比操作时快得多的手速按下接听键,阻止了那个声音继续摧残他们的耳膜。他随手跟陆成和薛华两人打了个招呼,转身到一边接电话去了。

[……对………嗯?你不需要工作吗?……………怎么会,哪敢啊……………………行行行你别吵了,哥马上来还不成吗?]

陆成留意了一下叶修回话的频率,从那越来越长的停顿里判断出电话那头说的话肯定一句比一句多,让叶修完全找不到机会插嘴所以只好直接打断了。这个推论让他有点好奇,但嘴上却什么也没问,只是看着叶修挂了电话走下楼梯,叼着根烟就往一个方向去了。

嗯?那不是训练营大门的方向吗?结合已知信息和叶修刚才打电话时那少见的无奈口吻,陆成很容易就作出了「叶教练可能是要去接人,更可能是要去接女朋友」这样的结论。

这可是个重磅性新闻啊。要知道,作为曾屡次把职业联盟搅得天翻地覆的存在,即使退役了,叶修的私生活也依旧是所有选手中最能点燃记者兴趣的。过去有不少记者使出浑身解数想知道叶修有没有恋人甚至结婚了没有,却都是无功而返。这样的神秘,引发的效果却如同当初不肯露面的“叶秋”一样,把好奇的种子深深留在了每个人心底。

陆成不由得暗自猜测起该是什么样的女孩子才能配得上叶教练来。晚些时候在食堂吃晚餐时,他把这个念头跟好友一说,薛华立刻满脸理所当然的摆了摆手 [那还用问吗,肯定是很会打荣耀的人啊!]

陆成表示怀疑 [女孩子会打荣耀的很少吧?]

[少归少,但都很漂亮呀!就像以前国家队的元素法师楚云秀,还有那个很厉害很会配合队友的苏沐橙。]薛华掰着手指算了起来。像他们这个年纪的少年总是对漂亮的异性有着格外浓厚的兴趣,再加上电竞圈女选手那么少,此时这么一数,倒颇有那么几分如数家珍的意思 [兴欣的唐柔――每次看她比赛都觉得好爽。还有烟雨那对神枪手姐妹,哇,简直帅到爆啊!]

[停停停,不是在猜叶教练的女朋友是什么类型的人吗,你怎么说着说着就绕到女选手上去了?]陆成有点哭笑不得,赶紧把话题拉回正轨 [我说,晚饭后要不我们去偷偷看几眼吧?指不定正好能碰上教练和他的恋人呢。]

男孩子一般都对谁跟谁谈恋爱了这样的八卦兴趣不大,而此时陆成之所以会说得这么兴致勃勃,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这是有关叶修的八卦。

陆成在所有职业选手里最喜欢的就是叶修和张新杰,由于他本人玩的就是牧师号,喜欢后者的理由自然不用多说。但对于叶修,他却是花了相当长的时间由黑转粉的。

十个喜欢霸图的人里,往往是五个喜欢韩文清,五个喜欢张新杰。而十个喜欢张新杰的人里,却一定是妥妥的十个都喜欢霸图。陆成就是那十个喜欢张新杰的之一,他接触荣耀比较晚,喜欢上霸图时,霸图已经变成了炫酷无比的四大天王组合。可惜,四大天王也没能帮霸图赢回一冠,第一年被轮回狙击,第二年被兴欣打翻。若是别人也就罢了,偏偏终止了他们夺冠之路的是叶修带领的兴欣。任何一个好的霸图粉都应该掌握一门名为「叶修去死」的绝技,在这样团结统一的的大环境下,陆成毫无悬念的变成了一个叶修一生黑。

之后,和轮回的最终对决中,叶修在最后关头爆手速秒翻三名大神,那攀上700的APM看得陆成目瞪口呆。他知道一个已经二十八岁的选手能够打出这种水准究竟有多么不容易,全联盟都为之震惊了,只不过陆成在震惊之余,想得可能比一般人还要稍微多一点。他从那样对自己近乎残忍的打法中看出了叶修对冠军的执着和志在必得。一个已经挂在职业生涯尾巴上的家伙,对于胜利,却有着不亚于联盟里任何一名选手的渴望。

最后那三秒里,叶修在想什么呢?当脑子里冷不丁冒出了这个念头的时候,陆成就发现自己没办法再讨厌叶修了。

再之后,世界联赛中发生了很多事情,他一直在观察着身为领队的叶修。他以为无法逾越的障碍,叶修全都克服了,他以为难以肩负的重压,叶修一个人扛完还要想方设法鼓舞全队士气。三年前叶修第三次退役的时候,他跟一大帮子叶修粉一起在网吧哭了个天昏地暗,就此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叶修脑残粉。

天知道他在训练营看到那个懒洋洋叼着根烟的身影时有多么欣喜若狂。虽然生活里的叶修比电视上嘲讽多了,时不时就能让他们这些新人泪流满面说不出话,但他依然很开心,并且对于叶修的一切都保有相当浓厚的兴趣,就比如今天这事。

听到陆成有关摸过去看看的提议,薛华毫不犹豫地点头赞同了 [好啊好啊!我正好想找教练再打一盘呢,我们赶紧吃,吃完去杀教练个措手不及!]两人一拍即合,三下五除二的扒完了饭,偷偷摸摸就往叶修的宿舍去了。

叶修的宿舍在整栋宿舍楼的第四层,那层除了他和一些工作人员的房间,其他大多是闲置着的空屋子。两人到第四层后敲了敲门,确认叶修不在房间里,便躲进了隔壁的一间放扫除工具的屋子,轮流从门缝里偷瞄有没有人过来。

二十分钟过去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

一个小时过……哦等等!有人来了!

无聊到快睡着了的薛华精神一振,他眯着眼确认了好一会儿,赶紧推醒身边正打着瞌睡的陆成 [来了来了!是叶教练,还有一个人跟在他后面!]

[真的假的!快快快让我看一眼!]陆成挤开薛华扑到门缝边,还没看见人呢,就听到一个声音在抱怨 [……老叶你就不能把烟掐掉吗,那么大一块禁止吸烟的牌子看没看到啊?天天抽抽抽,要是让那些联盟的未来也染上这个恶习看老冯会不会被你气得心脏病发……喂喂喂听到我说话了没有?你不抽烟会死啊?]

咦……?怎么是个男人的声音?

[会啊。]叶教练斩钉截铁的声音。

[你妹!再抽当心得肺癌,真该让张新杰那家伙来教育你一下抽烟的危害性。他上次跟我科普完之后还建议了我珍爱生命离你远一点来着,说什么吸二手烟的死得更快。]

[我诚挚的建议你采纳他的意见,我也好让我耳朵珍爱一下生命。]

[滚滚滚滚滚滚滚!]

说话的人渐渐走近了,陆成看着那张藏在棒球帽底下表情丰富的脸,意外之余一时还有点小激动。所有的荣耀玩家,尤其是剑客玩家肯定都特别熟悉这张脸――《荣耀》前剑圣黄少天。

眼下剑圣的称号已经落在了同样出自蓝雨的卢翰文头上,曾经那个朝气蓬勃,永不言败的少年,如今已经成长为了一个坚实可靠的攻击手。在国际联赛的团队战中,他一次次用锋利的剑刃破开了对手的阵营,为队伍创造出绝佳的攻击机会。他的剑客和高英杰的魔道学者王不留行的组合,一度是让对手头疼不已的存在,至今还没有哪国战队能找出有效克制他们的方法。

虽然所用的职业不是剑客,但此时突然看到这个剑客中的顶尖高手,陆成心里也是一阵激动。他知道使用狂剑士的薛华最喜欢的选手之一就是黄少天,于是赶紧把好友拉了过来 [跟叶教练在一起的是黄少天!!]

[啊?]薛华愕然 [叶教练跟黄少天在一起了?]

[呸呸呸呸!不对,不是你理解的那样!]陆成这才发现自己的措辞有点问题 [我的意思是走在一起,刚才是口误,口误。]

[我说呢。]薛华松了口气,也凑过来扒门缝上看。透过那薄薄的一条缝,可以看见叶修和黄少天两人已经走到房门口了,而他们现在还迟迟不进屋的原因,似乎是因为叶修的钥匙找不到了……

眼见着叶修在口袋里翻找了好一会儿,打火机香烟盒子零钱硬币什么的通通出现了,唯独不见钥匙的身影,黄少天很是捉急 [老叶你行不行啊?老眼昏花到这种程度了?我提着这么多东西很累的好吗你倒是快点啊。]

[谁让你硬要带这么多吃的过来,累死难道还能怪我不成?]叶修嘴上这么说着,还是接过了黄少天手里的大包小包 [钥匙没翻着,可能落房间里了,要不眼疾手快的少天大大你来找找看?]

[我来就我来。]黄少天双手得到解放,立刻披甲上阵,在叶修的衬衫口袋里摸索起来。衬衫口袋里没找到,他的手一路向下往裤子口袋前进,经过叶修腹部时还不轻不重的捏了一把 [老叶你该减肥了啊,啧啧,这肚子上肉多得都快跟我老爸差不多了……]

[……少天。]

[嗯?]

被他上下其手的人很含蓄的暗示道 [再往下摸你会有麻烦的,我保证。]

[…………]

看着能言善辩的恋人一下子满脸通红说不出话了,叶修突然就觉得心情一片舒畅。就着黄少天半俯下身翻他口袋的姿势,他微微低下头,轻而易举的消灭了两人之间那点多余的距离。

嘴唇相触碰,浅淡的烟草的气味萦绕在鼻端,连呼吸都不自觉的急促起来。浅尝辄止的吻像是一簇一经点燃便飞快蔓延开的火焰,火势凶猛,不消片刻已燃尽了所有的理智、矜持,只剩下被压抑了许久的思念渴求。

因为身处两地的关系,两人在一年里能碰面的机会实在不多。从六年前确定关系开始,一直到今天,大部分情况下他们只有在冬夏休期才能完完整整的一起过几天。后来黄少天退役,在G市当起了幼儿园老师,叶修却被联盟盛情邀请到S市变成了中国队训练营的专职教练。叶老头子对这份培养为国争光的下一代的工作相当满意,叶修趁机以此为交换条件,跟父母软磨硬泡了整整一年半,才让他们非常勉强的接受了黄少天的存在。

这其中的波折困难自然不用多说,可惜叶修就是那么一个一旦执着于某件事就算头破血流也要做到的人。在叶老头子终于面色铁青的点头同意了的那天,叶修松了人生中最大的一口气。事后黄少天还笑着打趣过他那时的表情简直跟中国队拿了世界冠军差不多,却忘了自己当时也是激动到一句话都说不出,紧拥着叶修半天没放手。

唉,结果却还是得异地恋。

接吻的时候,黄少天边搂住叶修的脖子边遗憾的想。要不等把这批小魔王带完他就辞职来S市好了,或者跟老冯说叶修的手断了没法再打荣耀,嗯,大不了这家伙失业之后由自己来养嘛。

[老叶我跟你讲个事啊……]

[砰!――]

随着一声巨响,在叶修和黄少天目瞪口呆的注视中,隔壁房间的门重重弹到了墙上。只见两个缩在门后的人影一起脸朝下摔了个狗啃泥,被压在下面的那个更是张口就骂 [卧槽!早跟你个白痴说了别推我!!]

[还不是你压得太用力才把门顶开了?!你动作轻点会死啊!]

[你特么还怪我……]

[咳咳。]叶修觉得他有点理解这是个什么情况了 [陆成,薛华,你们在这儿干什么?]

[叶教练……黄、黄前辈……]陆成心虚的低下头,不敢看面前两人脸上的表情。薛华僵硬的扯出一个笑容,视线四下飘忽了一圈,结结巴巴的道 [我们……我们就看看风景哈哈哈哈,四楼的风景总是特别好……那啥,教练少天大神你们继续,不用管我们,真的。哦对了顺便说一句少天大神我崇拜你很久了,你过会能给我签个名吗?]

听到好友的话,陆成简直要泪流满面了。你特么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要签名?要你个大头鬼啊!

[…………嗯好啊,没问题。]话痨如黄少天,此时此刻面对这种神展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转头看看叶修 [训练营里的新人?你带的?]

[嗯。]

[挺可爱的孩子……可惜偷听墙角的技术太差劲了,当初张佳乐方锐他们偷听的时候我们可是一点都没发现。]黄少天追忆了一下过去,随即便恢复话痨本色,满脸严肃的对着两个小家伙道 [我们就不讨论你们干嘛来偷听我和老叶的墙角了,但这事可千万别说出去啊。那谁刚才不是还问我要签名来着吗?你肯定知道我的剑术很厉害的,如果你们敢说出去我就会杀人灭口哦真的……]

[杀什么人灭什么口,你当人三岁小孩啊那么容易骗?]叶修摇头叹气,顺便不怀好意的打量了他一下 [还杀人呢,现在手速已经退化得跟你们队长差不多了吧?]

[放屁!怎么退也不可能退成队长那……啊不等等我不是那个意思!靠!叶修你笑个屁!心脏玩语言陷阱有什么好得意的,有本事就来PK啊!]

[呵呵。]

[呵呵你妹!来PKPKPKPKPKPK……]

陆成这下可算见识到叶修那个奇葩的手机铃声是谁的手笔了,他正犹豫着要不要趁面前两人起了内讧赶紧脚底抹油,却见身边的猪队友薛华一下子像是遇到知己似的扑上去了 [少天前辈你也喜欢和叶教练PK吗!]

[什么叫也啊?说起跟这个不要脸的家伙PK,本剑圣绝对是全荣耀经验最丰富的第一人好吗!]

[嗯没错,各种领域的PK经验都很丰富。]叶修不咸不淡的插了一句,然后陆成就看到黄少天的脸一下子涨红了,半天都没憋出一句话来。薛华有点不解的抬起头 [唔,可我也挺喜欢跟叶教练PK的,难道还能在游戏之外的地方PK吗?比饭量?]

黄少天 […………]

陆成 [……]

太纯洁了啊少年!

叶修淡定的拍了拍他的肩 [有些PK吧,不能乱做。不然容易腰背酸痛有害健康,等你大了就知道了。]

[这样啊,那我还是就跟教练在荣耀里PK好了!]薛华点点头,热切的目光扫向刚松了口气的黄少天 [少天前辈,我们一起跟叶教练来几场怎么样?]

如此贴心的邀请,作为被叶修拉仇恨拉得最稳最持久的人,黄少天当然是欣然接受。眼见着面前两人摩拳擦掌似乎想联手干翻他,叶修有点头疼了 [干嘛?想群殴?二打一似乎有点无耻啊少天大大?]

薛华是这代新人里的佼佼者,先天条件很不错,差的只是经验而已。叶修这些年的手速和反应都有所下降,只应付他一人还没什么,但要再带上一个在旁边虎视眈眈的荣耀第一机会主义者兼前剑圣,那可就让人有点捉急了。

[怕了吧?怕了吧?哈哈哈哈哈老叶你也有今天!]黄少天很愉快,他觉得多年前在赛场上被叶修反反复复用“怕了吧”三个字挑衅的大仇终于得报了。但叶修又哪会让他这么得意,淡定的点上根烟否认道 [怕什么,哥只是比较尊老爱幼而已。先说好,打一把没问题,输了之后可别哭啊。]

[该哭的是你!别废话了,快开门让我杀你个片甲不留!]

[好啊少天前辈!我们一起!]

在一旁被遗忘了许久的陆成快哭了,这他妈的叫什么事啊!他们离来这里的初衷越来越偏了好吗!而且不提那两个一飙起垃圾话就跟小孩子似的大神,薛华怎么也跟着瞎掺和进去了?这到底得是多粗硕的神经,才能在知道这两个大神是那种关系之后就立刻平静地接受了啊!他自己可是到现在都还没回过味来呢!

可惜对面三个人完全听不见他的心声,黄少天和薛华又让叶修一通好找,终于摸出钥匙进房间去了。薛华还特意给呆若木鸡的他留了个门 [阿成你快点来看,我终于有机会打败叶教练了!]说完也屁颠屁颠跟进去了。陆成无语凝噎,呆立半晌,最后只好也迈进了屋子。

叶修的客厅收拾的还算整洁,没电视,茶几上倒是放了一叠厚厚的荣耀周刊,旁边还栽了盆绿油油的吊兰。不过先进屋的三位显然都不是什么有雅兴欣赏花草的人,一进屋就目标明确的直奔向了书桌上的电脑。作为教练,叶修在客厅里专门割出一块地方放了俱乐部配给的五台电脑,用于跟比较积极上进前来求教的学员切磋。此时三人各找了位子坐下,俨然一副要大战上八百回合的样子,看得陆成有点心累。

不过心累归心累,叶修和黄少天这两个曾一度立于荣耀巅峰的大神的PK,有几个荣耀粉是能斩钉截铁的说不想看的?耐不住好奇,陆成摸出账号卡也找了台电脑坐,问清房间号就上线观战去了。

叶修和薛华用的都是俱乐部给的帐号,一个战法一个狂剑士,黄少天用的却是退役后自练的剑客小号,三人的装备自然相当参差不齐。薛华和叶修都还算好,训练营负责装备角色,虽没有银武加身,但水准比网游玩家高出一截那是肯定不用说的。反观黄少天就比较惨了,他的小号完全是自己在网游里一点点练出来的,一身紫蓝相间装搭着一把橙武,比起一身金光璀璨的战法和狂剑士那寒碜得可不是一星半点。

凭黄少天的水平,装备属性差了就靠技术补,虐翻普通玩家或者公会高手都是一句话的事,但他现在面对的可是曾创下变态三十七连胜记录的叶修。靠技术?那还是直接GG算了。虽然两人这些年来水准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但不管怎么想,天天虐着新人玩的叶修总不可能比他下滑的还多吧。

要智取,要充分发挥他机会主义者的特长。

黄少天边琢磨着边进了开好的房间。十分钟后,他看着自己的小剑客视角全灰的倒在地上,被对面战斗法师头顶冉冉升起的“怕了没”文字泡气得一口老血卡在了喉咙口。

[当前频道]流木:……靠靠靠靠靠明明只差一点就赢了!老叶你别嚣张!再来!

[当前频道]星斗罗盘:好可惜,第一次把叶教练打到只剩百分之九的血,居然还是输了!

[当前频道]我是教练号:呵呵,想赢哥,再苦练二十年吧。

[当前频道]我是教练号:都洗洗睡吧。

[当前频道]流木:睡毛!再来一盘!本剑圣刚刚那是太久不打比赛了手有点生,下一盘一定干翻你!

[当前频道]我是教练号:来什么来啊,打了又没好处。

[当前频道]星斗罗盘:有好处的,教练我可以请你和少天大神吃饭!

[当前频道]流木:呸呸呸!小家伙你怎么能这么轻易就向恶势力低头呢!吃饭?请他吃我一剑还差不多!

[当前频道]流木:不打就把他的烟全藏起来!让他烟瘾发作身亡!

[当前频道]我是教练号:……

[当前频道]我是教练号:这样吧,来打个赌好了。

[当前频道]星斗罗盘:什么赌?

[当前频道]流木:说说说。

[当前频道]我是教练号:少天回头。

游戏里的交流突然一下子进展到了三次元,黄少天的反应不由慢了一拍,刚半侧过头,就听见倾身过来的叶修在自己耳边低声说了句话。

…………!!

[当前频道]我是教练号:怎么样啊少天大大?

[当前频道]流木:……………………

[当前频道]流木:…………………………………………

[当前频道]流木:…………成交!

什么情况?薛华和陆成迷茫的对视了一眼,回头去看,却只见到了黄少天泛红的耳根和叶修叼着根烟靠在椅背上那悠然自得的身影。

[当前频道]星斗罗盘:少天大神,叶教练说的赌注是什么啊?

[当前频道]我是教练号:就是输完要他做点事,跟你们没关系的。

[当前频道]流木:滚滚滚,你怎么知道一定就是我输?二对一绝对是我们这边有优势好吗!赶紧的来战来战来战,要是本剑圣赢了老叶你可别后悔打这个赌!

[当前频道]我是教练号:呵呵。

战斗开始,这次黄少天可比上一把积极多了,原本满嘴不着边际的垃圾话大部分变成了对薛华的指挥。一时间只听见满屋子都是“快快快退后一个身位”“三点钟方向血影狂刀接崩山击”这样的详细指令,让习惯了他垃圾话画风的众人都有点不适应。

又是十分钟过去了。

“荣耀”两个大字在屏幕中闪烁,战斗法师的血槽只剩下了微不可见的0.08%。

小剑客再次视角全灰的倒在了地上,连姿势都跟上一盘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对面的战斗法师头上没再冒出什么文字泡,因为帐号主人已经直接走到他身边来了。

叶修拍了拍黄少天的肩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滚滚滚!]

心情郁闷的时候,黄少天的滚字也变得格外的少,他已经开始思考过会儿要怎么赖账了。

叶修瞥他一眼,没立刻拆穿他心里的小算盘,只是对一旁的薛华和陆成摆了摆手 [你们也赶紧走吧,都十点多了,再不回去学员宿舍就要锁门了。]

[不继续了吗?]薛华意犹未尽的摸了摸下巴,这次跟黄少天联手轰炸叶修他觉得受益匪浅,虽然一盘也没赢,但是从跟黄少天攻击思路不同的地方他看出了不少自己的不足之处。他倒是还想再打两盘多学点东西,可陆成一看时间,的确是卡在门禁的节骨眼儿上了,再不回去说不定就要露宿街头,于是赶紧拉着他跟两位大神告辞离开。

临出门前,薛华恋恋不舍的扒着门框多问了一句 [教练,你和少天大神过会儿还PK吗?]

[嗯?那是当然。]

趴在沙发上装尸体的黄少天耳根又开始发红了。

[那你们PK的时候能不能录个像啊?明天我想拿去研究一下。]

叶修显然没想到他会提出这种要求,咳嗽了一声 [录像就不录了,你想练习的话,明天晚点再到这里来找少天好了。]

[明天少天大神还会在这里吗?]薛华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少天大神会住多久啊?以后我天天来行吗?]

[他会住多久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明天是肯定不会有力气走的。]叶修说,没等屋里的黄少天发出抗议,他已经开始各种坚定果决的挥手赶人了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你们动作再慢点可就没法进宿舍了,小陆快把小薛拉走。]

[好的叶教练!]

门“哐当”的一声阖上,薛华满肚子的问题统统被阻隔在了冰冷的墙壁外。他不死心的摸摸鼻子 [阿成,你说叶教练设的赌注到底是什么啊?]

[……我怎么知道。]

[那叶教练之前说他跟少天大神在荣耀之外的地方也会PK,是PK什么啊?打其他的游戏吗?]

[……嗯……可能吧。]

[那……]

[停停停你别问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好吧好吧,最后一个问题。你猜叶教练和少天大神今晚还会PK几次啊?他们都是退役选手了,应该不可能有体力再打很多盘的吧?]

几次?陆成心力交瘁的想,这么暧昧的问题你得去问亲身体验过的黄大神啊,我会知道才有鬼了好吗……可惜满肚子的吐槽没法跟纯洁的薛华说,他翻了个白眼,脑子里冷不丁浮现出前几天在表妹家看到的奇怪书名,顺口便拿来敷衍薛华 [我猜一夜七次……]

[七次?叶教练居然还有体力pk这么久吗?好厉害啊!]薛华对好友的话深信不疑,听到这回答,顿时满脸向往的感慨起来。他在心里默默给自己定下了目标——总有一天,不管是PK的胜率还是次数,他一定要统统超越叶教练!

嗯,首先就从一夜八次开始努力好了。

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薛华那错得离谱的脑回路的陆成,在不久后的将来,很快便身体力行的尝到了自己信口胡诌的恶果。

当然,那就是后话了。
--------------------------------END------------------------------
爆字数是病啊得治【哭晕在厕所
如果由倒数第二段想到了什么糟糕的东西,那一定只是错觉【看我跟点心大大一样真诚的双眼

评论(10)
热度(268)
© 九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