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头像来自默犬太太。

【全职叶黄】错位(一)

•一点也不科学的灵魂互换梗。私设如山。

•中短篇。

•叶黄已交往设定。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

--------------------------------------------------------------

    “这记拔刀斩的角度真是漂亮!大家看!黄少天这时突然来了一招银光落刃,这个时机把握的非常好,不愧是荣耀第一的机会主义者!……他根本没有留给对手任何反击的机会,完美!这是要一波带走的节奏啊!”

    “观众朋友们应该都看到了,君莫笑的生命正在不断地大幅下降……百分之二十……百分之十五……百分之十……他会做出什么反击吗?……没有!在黄少天犀利的攻势之下,对手几乎称得上是毫无还手之力!……君莫笑的生命清零!我宣布!本次对决的获胜者,终结了叶修不败神话的人就是——”

    “啪嗒。”

    激情洋溢的解说声戛然而止,还偏偏就卡在了那么个关键的节骨眼儿上,吊得人简直要吐血。感受到有些许冰凉的湿意从额头上泛开,黄少天的眼皮微微一跳,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偌大的房间里一片寂静,没有显示出“荣耀”两个大字的电子屏幕,没有现场观众疯狂的欢呼呐喊声,更没有落败后叶修那张万年不动的嘲讽脸上难得的郁闷表情。黄少天在和头顶雪白的天花板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领悟到刚才的胜利不过是自己做了场白日梦的悲惨事实,顿时眼前就是一黑,连呼吸都不太顺畅了。

    能像虐菜一样把叶修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就算仅限于在梦里,也是件让人觉得很幸福的事。可是见鬼的,这幸福也未免太来去匆匆了点吧?难得做了个如此称心如意的美梦,他都还没来得及好好感受一下打爆那个叶不修的喜悦之情,怎么就这么稀里糊涂的醒过来了呢?!

    一万条五颜六色的“卧槽”、“坑爹啊”弹幕从黄少天心里刷屏而过,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般随手抹了下额头,收回手时发现掌心果然有点湿了。刚才就是不知道从哪掉下来的这么一滴水,在最关键的时刻打断了他的美梦。黄少天悲愤的四下转了转视线,一下就找到了罪魁祸首——床边那扇大开的窗户。

    此刻窗外正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天色阴沉,雨丝时不时的就从窗户里飘进来一点,让他很是透心凉心飞扬了一把。不过这不是重点,外面下着的是牛毛细雨还是瓢泼大雨也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娘的这扇窗户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他现在住的房间是国际联盟提供给中国队的标准间,六人合住,房间里配有两个浴室和一间宽敞的训练室,条件算是相当不错。住了这么多天,黄少天即使闭着眼睛都能准确指出这个房间里的一切摆设。他的床位是最靠近房门的那张,中间隔了孙二翔肖时钦周泽楷张佳乐四个,再接着,就是紧挨着房间里唯一一扇窗户的叶修的床位了。

    可谁能向他解释一下,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一觉醒来,原本应该跟叶修亲亲热热的窗子就乾坤大挪移到了自己身边?是这扇窗动了,还是说……黄少天僵硬的扭头朝左望去,没看到孙翔十年如一日睡得四仰八叉的身影,映入眼帘的只有张佳乐带着向日葵眼罩的脸。

    卧槽!原来不是窗子的问题,是他自己被乾坤大挪移了吗?!!

    黄少天显然不是那种会默默在心里一惊的类型,更何况在他的潜意识里,眼下这情况是队友恶作剧的可能性还要远远大于那些怪力乱神的灵异事件,他当下就不假思索的扯开嗓子嚷嚷了起来 [老叶快醒醒是不是你们联合起来耍……]

    话音戛然而止,因为黄少天一瞬间已经被刚刚从自己嘴里发出的声音惊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这种又低沉又带点哑的声音简直跟他平时的嗓音差了十万八千里都不止,如果是感冒所致,那扁桃体大概要肿得跟个猕猴桃差不多了吧?他又“咿咿啊啊”了好几声,确认完这不是自己的幻觉之后才意识到,这声音听起来,好像,还挺耳熟啊?

    他这边正目瞪口呆着,对面被他的嚷嚷声吵醒的张佳乐不高兴了,扯下眼罩就一眼瞪了过来 [大早上的,你瞎吵什么吵啊老叶?被黄少天传染了?]

    老、老叶?

    更惊悚的,是在隔了四个床位的那张床上也有一个人坐起来了。那个人睡眼惺忪的应了一声,转过头来往这边扫了一眼 [四亚你叫哥干嘛?]

    张佳乐傻眼了。

    那个人长着黄少天的脸。

    那个人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似乎也被自己的声音惊了一下。他安静了几秒,认真往黄少天张佳乐的方向看了看,随即露出了一脸五雷轰顶的表情。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黄少天清楚的听到了自己脑子里理智之弦一根接一根崩断的清脆声响。

--------------------------------------------------------------

    喻文州坐在椅子上,用手托着下巴,苦笑的望着身前两个神态各异的人。

    [所以说……]

    目光瞟向满脸黑线难得沉默着的的黄少天 [你是叶修?]

    目光再瞟向似乎急切的渴望着说点什么的叶修 [你是少天?]

    [没错。]两人同时点了点头,长着叶修脸的黄少天更是一拍桌子就激动了 [队长你真是太机智了!刚才我跟张乐乐啊肖时钦啊孙二翔啊周无口啊他们解释了老半天,他们一个都没明白情况!理解能力这么差到赛场上团队战还怎么打啊我真的很担心……]

    [你就不能安静一会吗。]长着黄少天脸的叶修无奈了,从领悟到两人莫名其妙换了身体的情况之后黄少天就一直像机关枪一样哒哒哒哒说个不停,光说话倒还没什么,问题在于他现在可正顶着叶修的脸呢!看着分分钟向话痨转变的自己,叶修的心情很有点微妙。

    [靠!老叶你居然还嫌弃起我来了,应该是我先不满你全身上下这股浓得呛死人的烟味才对吧!还有啊不要用本剑圣的脸摆出那么无精打采的表情行不行,我的高大形象就要被你毁于一旦了我去你表现得阳光点会死吗会死吗会死吗?]

    [高大形象?]叶修笑 [凭你一七五出头的身高吗?]

    黄少天被戳中了痛脚 [……身高算个屁!靠实力说话懂不懂啊?有种就来跟我PKPKPKPK……]

    [停停停!]坐在一边的张佳乐听不下去了,现在这情况多么诡异气氛多么凝重,这两个当事人居然还旁若无人的互喷起垃圾话来了……[你们心还真宽啊,赶紧回忆一下是不是昨晚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才变成这样的?哎,要是就这么变不回去的话可就有意思了。]说到最后,语气还颇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 [吃点奇怪的东西就灵魂互换,你当这是写小说啊?]叶修也摇摇头,抬眼看了下日历 [纠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已经没意义了,现在最麻烦的问题是晚上的比赛,少天可是在首发名单里的。]

    此话一出,原本靠在床上旁听的肖时钦和被从隔壁拉来场外救援的喻文州一个点了点头,一个微微皱了下眉,很快都意识到这个被他们刚刚一时给忽略了的问题的确不太好处理。在细想了想之后,黄少天的表情也不由严肃了几分。

    比起这种突发状况给他们生活带来的不便,比赛要怎么办显然是一个更棘手的问题。今晚原本的安排是黄少天擂台赛和团队战都会出场,临时换人需要有正当理由,总不能跟裁判说“不好意思一觉醒来这身体就不是我的了所以中国队要求换领队上场用剑客”吧?真这样说,不被以调戏裁判罪直接取消参赛资格才怪。

    [这问题倒也不难解决。]喻文州的眼神扫过叶修和黄少天,若有所思的道 [如果到晚上比赛前还没找到办法换回来,就直接让领队代替少天上场好了。]

    咦!?黄少天瞪圆了眼睛 [等等队长我不同……]

    [嗯,这个办法不错。而且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赛后的记者招待会就说领队身体不舒服,千万不能让黄少顶着叶神的脸上去回答问题。]肖时钦补充道。

    没错,想象一下叶修在台上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样子就觉得实在是太可怕了,一定不能让这种可能性发生!

    [喂喂喂!你们怎么就没想过其实我也可以……]黄少天的声音再一次被忽视了。

    [还得让他们两个绑定在一起行动,毕竟自己的性格自己最清楚,如果不小心露了馅另外一个就得赶紧提醒着点。]张佳乐也难得充满队友爱的插了一句。

    在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出谋划策下,叶修最后点点头,算是有点无奈的同意了 [也只能先这样了。]说着就转向全程试图插嘴却始终被无视了意见的黄少天 [走吧少天,一起去吃早饭。]

    [……卧槽你们太无耻了!!凭什么就这么剥夺掉我的上场资格剥夺掉我的人身自由啊,还有没有人权有没有王法了?我抗议!]终于逮着机会开口的黄少天刚不满的嚷嚷了几声,就被叶修淡定的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抗议无效。哥身为领队都不得不亲自上场帮你打比赛了,少天大大还有什么好不满意的?]

    [靠!说得倒好像我占了什么便宜似的,脸皮还能不能再厚点了?]黄少天鄙视了他一下,心里却也清楚眼下的确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一时对于被压迫了人身自由的命运也提不出什么有效的反对意见,只好任由叶修拉着就往餐厅走去。

    这个点儿大部分选手都爬起来活动了,差不多算得上是用餐的高峰期。两人一路上遇到不少外国选手,其中一个热情洋溢的意大利人还用蹩脚的中文冲他们打了个招呼 [嗨!中国,领队叶早好!]

    黄少天正努力适应着以叶修的身高看世界呢,眼见着这个外国人是来问候领队的,当下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直到身边的叶修冷不丁拍了他一记,他才想起来自己应该回应对方一下,赶紧也热情洋溢的摆了摆手 [嗨嗨!You早好too!]

    看着自己的脸摆出那么一副兴高采烈的表情,叶修顿时有种回到了童年时代看叶秋卖蠢的即视感。他咳了一声,也向意外于中国队领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情了的意大利选手点点头,拖着黄少天就走了。

    之后接连碰到了好几个相熟的外国选手,黄少天一路热情又逗比的招呼打下去,收获了一堆惊诧的眼神。在快到餐厅了的时候,叶修终于忍无可忍了 [我说少天,你这样不行啊。]

    黄少天用叶修的身体玩得正高兴呢,被这么一打断,立刻呲牙做了个鬼脸 [哪里不行?]叶修一看就意识到,得,感情黄少天这是故意在用他的脸给自己抹黑呢。不得不说,这一手黑抹得真是成功,中国队领队原本沉稳可靠【大雾】的形象在不少外国选手眼里估计已经给毁得差不多了。不过,若以为只是这样就能让叶修吃瘪,那也未免太天真了点。

    面对黄少天的恶作剧,叶修眉毛都没抖一下,转眼就摆出一张正经严肃脸谆谆教诲了起来 [哥给你分析分析啊。你看,你在这毁我的形象,就等于是在毁中国队的形象,间接等于是在为国抹黑。我们家老头一看我这么不争气,光没争成反倒是抹了一脸灰回去,肯定鼻子都要气歪了,那还能同意我们俩的事吗?]

    黄少天 [………]

    叶修表情淡定的接着道 [他一个不高兴,别说到时候某人哭着喊着要嫁进来都没用,我的签证直接被他封了也是有可能的。因为你的一念之差,导致哥流落异乡饿死街头,中国队失去领队,世界联赛的冠军就这么从中国队嘴里飞走了。不说别的,四亚变五亚甚至连五亚都拿不到的张乐乐就第一个不会放过你啊。]

    身在宿舍里无辜中枪的张佳乐狠狠打了个喷嚏。

    [……叶不修你要点脸成不成!有了你拿冠军就像买根油条一样手到擒来啦?真不害臊啊你!]黄少天在走廊里炸毛了 [还有谁哭着喊着要嫁进你们家啊给我说清楚!本剑圣什么身份,要嫁也该是你嫁进我家好么!呸呸呸不对,哪有那么容易,应该说就算你哭着喊着想要嫁进来都没门才对!]

    [对对对,没门没门。]叶修很是配合的点点头,虽然声音懒洋洋的怎么听怎么敷衍。这种哄小孩似的语气顿时又引起了黄少天好一阵不满,等两人终于走到餐厅门口时,叶修已经快被恋人滔滔不绝的垃圾话给淹没了。

    [话真多啊你。]终于不堪其扰的叶修扫了眼四周,见没什么人注意这边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过黄少天吻了一下。感受到耳边喋喋不休的杂音瞬间消失,他神情自若的松开手,跟没事人似的就进餐厅去了。

    亲自己脸的感觉还挺微妙的。叶修想,不过果然还是老办法管用。

    显然,这一次黄少天不是单纯被老办法震慑住了。他表情古怪的在原地呆了好一会儿,等回过神来叶修都走好远了,这才赶紧快步跟上 [我说老叶你够行的啊对着自己的脸也亲得下去?我刚才看见自己的脸凑过来感觉简直像在看恐怖片一样,你难道就没觉得很毛骨悚然吗?]

    [没觉得。]叶修摇头 [不过倒觉得这身高差实在不太适应,你该多喝点牛奶了。]

    回应他的,是黄少天永远不变的七字奥义 [滚滚滚滚滚滚滚!]

--------------------------------TBC------------------------------

原来只想写个短篇做叶神生贺的,居然一个没忍住越拉越长了_(:3」∠)_我现在严重怀疑在29号之前能不能写得完......【。

欢迎同好提意见!ᕕ(´ ᐜ `)ᕗ

评论(14)
热度(104)
© 九殃 | Powered by LOFTER